娱乐人物 先秦有法家吗?——兼论“法家”的概念及儒法关系

2018-05-13作者:佚名来源:腾讯分分彩开奖结果_腾讯分分彩24小时都有_腾讯分分彩官网下载app次阅读

  胡适认为先秦无法家,但一般人不同意他的看法。从语言与历史的角度看,不能认为他的说法是没有根据的。先秦“法家”之内容太复杂。“法家集大成者”韩非子被司马迁归本黄老,被刘向看作名儒。“儒法相对”晚出,儒法关系乃历史构造而成。儒法对垒的模式,是20世纪的产物。“新法家”的概念早于“新儒家”的概念,而新儒家对法家也有所肯定。从新法家的出现到20世纪70年代的评法批儒运动的过程是法家地位不断提升的过程。扬法抑儒的倾向与现代的富强追求密切相关。

  关于法家,前人已有太多的说法,但其中一些被普遍接受的说法事实上是存在问题的。本文拟对一些老问题如“法家”概念问题、法家代表人物问题、儒法关系问题等提出一些新的思考。

  一般人会觉得,先秦有法家是毫无疑问的,但是,胡适却对此持否定的态度。胡适说:“古代本没有什么‘法家’……孔子的正名论,老子的天道论,墨家的法的观念,都是中国法理学的基本观念。故我以为中国古代只有法理学,只有法治的学说,并无所谓‘法家’。中国法理学当西历前三世纪时,最为发达,故有许多人附会古代有名的政治家如管仲、商鞅、申不害之流,造出许多讲法治的书。后人没有历史眼光,遂把一切讲法治的书统称为‘法家’,其实是错的。”(见姜义华主编,上册,第243页)胡适所说的古代就是先秦时代。我们查先秦时代的著作,确实未见与儒家、墨家等相提并论的所谓“法家”的说法。《孟子·告子下》记载:“人则无法家拂士,出则无敌国外患者,国恒亡。然后知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也。”这里所说的“法家”肯定不是与儒家、墨家等相提并论的“法家”。朱熹在《四书章句集注》中把它解释为“法度之世臣”(朱熹,第476页),与之相提并论的是“辅弼之贤士”(“拂士”)。显然,孟子说的“法家”不是指作为一个学派的法家。

  就我们所见的文献而言,最早说到作为一个学派的法家的是汉代司马谈的《论六家要旨》:“夫阴阳、儒、墨、名、法、道德,此务为治者也,直所从言之异路,有省不省耳..法家严而少恩,然其正君臣上下之分,不可改矣……法家不别亲疏,不殊贵贱,一断于法,则亲亲尊尊之恩绝矣。可以行一时之计,而不可长用也,故日‘严而少恩’。若尊主卑臣,明分职不得相逾越,虽百家弗能改也。”(《史记·太史公自序》)这是关于法家的最早也是最经典的论述。另一经典论述出自《汉书·艺文志》:“法家者流,盖出于理官。信赏必罚,以辅礼制。《易》曰‘先王以明罚饬法’,此其所长也。及刻者为之,则无教化,去仁爱,专任刑法而欲以致治,至于残害至亲,伤恩薄厚。”这两个说法,人们认为是一致的,但事实上有一个很大的差异:法家出于理官之说只见于《汉书·艺文志》,而不见于《论六家要旨》。

  从以上论述可见,法家是汉代的说法,而不是先秦的说法。胡适言先秦无法家,是有根据的。不过,有人也许认为,虽然先秦无法家之名,但有法家之实,因为被《汉书·艺文志》归为法家的著作(《李子》《商君》《申子》《慎子》《韩子》等书)在先秦早已存在,写这些书的作者更是早已存在。既然如此,法家之实在先秦不是早已存在了吗?冯友兰指出:“司马谈和刘歆的说法是有根据的……先秦本来有这些派别……在先秦的典籍里,我们常看见有‘儒’或‘儒者’‘墨者’‘隐者’‘辩者’‘法术之士’‘轻物重生之士’等名称。这些名称都专指一种人..这些流派是本来有的,司马谈和刘歆在记录中把他们明确起来,给以相当的名字,其中有些名字,是沿用原来有的名称,例如儒家和墨家,有些是他们给的新名称,例如名家、法家、阴阳家、道家。”(冯友兰,1959年)冯友兰与胡适在六家问题上的分歧由来已久。在这个问题上,冯友兰体现多数人的看法,胡适体现少数人的看法。多数人的看法当然有根据,但也不能说少数人的看法没有根据。

  对于习惯把先秦诸子分为儒家、道家、墨家、法家、名家的论者来说,大概必须承认先秦存在法家之实吧。汉代的人用某某家等概念整理、归类先秦文献,确实为后世提供了巨大的方便。不过,当我们要深人地、细致地研究这些文献时,必须清醒地认识到这种方便的代价:简单化、过度解释等等。我们客观研究某人,最好不要先人为主地存有他属于某家的观念。把上述之人与书归为法家,是汉代人的视野,而不是先秦人的视野。

  “法家”之名到汉代才有,先秦时没有,这是不会有争议的,而所谓“法家之实”却必会有争议。什么是“法家之实”呢?上述之人和书就是法家之实吗?如关于韩非子,司马迁说他“归本于黄老”(《史记·老子韩非列传》),刘向说他为“名儒”(见王先谦,第558页)。对此,下一部分将要详细讨论。面对这些关于韩非子的不同认识,简单地以法家之名说韩非子,肯定是值得商榷的。

  另一个被作为法家代表人物的是慎到,他的“实”也是很复杂的。《庄子·天下》将他与彭蒙、田骈并列,其中说:“慎到弃知去己,而缘不得已..不师知虑,不知前后,魏然而已矣。推而后行,曳而后往。若飘风之还,若羽之旋,若磨石之隧,全而无非,动静无过,未尝有罪。是何故?夫无知之物,无建己之患,无用知之累,动静不离于理,是以终身无誉。故日:‘至于若无知之物而已,无用贤圣。夫块不失道。’豪桀相与笑之日:‘慎到之道,非生人之行,而至死人之理。适得怪焉。”’《慎子》早已佚,只剩残篇,而这里对他的思想的概括却很详细。在此记载中,我们能感觉到慎到的法家意味吗?他会赞成“严而少恩”“正君臣上下之分”“不别亲疏,不殊贵贱,一断于法”“信赏必罚”这些典型的“法家”主张吗?从《庄子·天下》的记载不难看出,说慎到属于道家应该更合适。

  司马迁在《史记·孟子苟卿列传》中也把慎到与田骈并列:“慎到,赵人。田骈,接子,齐人。环渊,楚人。皆学黄老道德之术,因发明序其指意。故慎到著十二论,环渊著上下篇,而田骈、接子皆有所论焉。”司马迁以“黄老道德”之名而不是“法家”之名来说慎到,这与《庄子·天下》大体上以道家来说他比较接近。《苟子·非十二子》说:“尚法而无法,下修而好作,上则取听于上,下则取从于俗,终日言成文典,反纠察之,则倜然无所归宿,不可以经国定分;然而其持之有故,其言之成理,足以欺惑愚众,是慎到、田骈也。”在这里慎到也是与田骈并列。说他“尚法”,似乎意味着他属于法家,但是,接着说他“无法”、“好作”、“取从于俗”“无所归宿”“不可以经国定分”,这些就与法家差别太大了。《庄子》《苟子》《史记》都把慎到与田骈连起来说,而在《汉书·艺文志》中,田骈的著作《田子》是属于道家的。如果说田骈属于道家属“实”,那么,说慎到属于法家属“实”吗?现存所谓《慎子》的残篇,《威德》《因循》《民杂》《德立》《君人》《知忠》《君臣》等,其可信性应该不如《庄子》《苟子》《史记》的记载。

  被作为法家代表人物的申不害,司马迁也以“黄老”说他:“申不害者,京人也,故郑之贱臣。

  学术以干韩昭侯,昭侯用为相。内修政教,外应诸侯十五年。终申子之身,国治兵强,无侵韩者。申子之学本于黄老而主刑名。著书二篇,号日申子。”(《史记·老子韩非列传》)他的书也已亡佚,以《申子》残篇来研究他,肯定不如以司马迁的记载来研究他可靠。申不害、慎到这些人之“实”,我们所知甚少,但他们的法家之“名”却如雷贯耳。这种名大于实的情况,是值得特别注意的。

  流传至今的最可靠的“法家著作”是《商君》(《商君书》)和《韩子》(《韩非子》)。按照《汉书·艺文志》“法家者流,盖出于理官”,我们对商鞅和韩非子的法家归属就难免有疑问,因为他们都不是理官(法官)。虽然《史记-商君列传》记载商鞅“少好刑名之学”,但他的主要身份不是法官。商鞅变法之“法”虽然含有法律之法,但其范围肯定要比此广泛得多。韩非子的主要身份也不是法官。

  今天通常说的“法家学派”,源自司马谈的《论六家要旨》和《汉书·艺文志》。司马谈创造了一个“法家”概念,应该是有他的根据的:他大体上以今天意义上的“法律专家”或“刑法专家”来指称这一派,但未指明该派所含的具体的人和书。正如上引冯友兰所说,儒、墨是先秦就有的老概念,但法家以及名家、阴阳家、道家是司马谈所创造的新概念。对这种创造是否合理有不同的评价,冯友兰作正面评价,而胡适则多有负面评价。本文倾向于胡适的评价,但并不完全否定冯友兰的评价。

  今人公认韩非子为法家的集大成者,但是,在汉代这就不是公认。司马迁将他归于“黄老”,刘向以他为“名儒”。

  司马迁在《史记》中把韩非子与老子合起来作一传,即《老子韩非列传》,明确说韩非子“归本于黄老”。盛行于汉初的黄老之学,事实上是老学,因为黄帝只是被托名的。司马迁在本传中说到四个人:老子、庄子、申不害、韩非子,最后总结道:“老子所贵道,虚无,因应变化于无为,故著书辞称微妙难识。庄子散道德,放论,要亦归之自然。申子卑卑,施之于名实。韩子引绳墨,切事情,明是非,其极惨礅少恩。皆原于道德之意,而老子深远矣。”按照这里的叙述,由老子领头的这一学脉,可以归结为老学,韩非子与庄子、申不害一样,都属于老学。《老子韩非列传》还有另外两个篇名:《老子申韩列传》《老子列传》。无论怎么命名该篇,都不能改变司马迁要表明的两点:老子是本传的最关键人物;庄子、申不害、韩非子传承老子。

  相较于其他的文字系统,汉字具有独具一格的文化识别度,超越了时空、地域与方言。汉字千古不移的存在,丰富了人类文明的多样性。【详细】

  歌剧《山海经·奔月》是一部健康、真诚的作品。它所有的不完美,都有望在后天的打磨、塑造中得以改善。这是因为,它有着精准的歌剧基因。【详细】

  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有必要充分认识提升农村资源价值以及将收益留在农村的重要性,推进农村改革,落实相关政策措施。【详细】

  区别于日本、欧洲等国家是在完成工业化、城市化的进程后进入老龄化社会,我国的人口老龄化是与城市化、工业化相伴而生的。【详细】

凡本站注明“本站”或“投稿”的所有文章,版权均属于本站或投稿人,未经本站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本站已授权使用的作品,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某某站”并附上链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站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随机推荐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